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

甘肃越野跑前6名唯一幸存者遭网暴

河南商报记者 韩忠林 曾令统

甘肃越野跑前6名唯一幸存者遭网暴插图

【劫后余生 他又遭遇“网络暴力”】

在甘肃白银马拉松事故中,来自河南济源的跑友张小涛同样经历了生死时刻。

幸运的是,张小涛被当地一名牧民救了过来。目前他已经回到河南。不过层出不穷的“网络暴力”让他承受了很大压力,不得不预约心理医生咨询辅导。

【按下SOS后 他陷入昏迷】

在甘肃马拉松事故中,来自河南济源的张小涛度过了“劫后余生”。

5月24日,张小涛向河南商报记者讲述了自己经历的生死时刻。

张小涛介绍,为了参加这场赛事,他提前好几天来到甘肃做准备。

比赛当天一直刮着大风,很多跑友的帽子被吹飞。天气也十分寒冷,开赛前,大家纷纷找地方取暖。

比赛从早上9点开始,起初还算比较正常,直到到山脚下,情况开始变得糟糕。

“在山脚下时,开始下雨了。”张小涛称,他不知道那座山的名字,只知道赛程中需要翻过那座山。

“来到山脚下时,开始下雨,而且风也越来越大。”张小涛表示,山脚下的气象环境虽然有些恶劣,但感觉还处于人体能够接受的范围。

既然气象条件变差,为何不停止呢?张小涛称,因为赛事组当时没有通知停止,所以自己就没想太多,继续向山上“进军”。

“过了半山腰,下的就是冰雨。”张小涛称,跑到半山腰时,气象环境进一步恶化。大风夹杂着冰粒,“放肆”地打在人脸上,疼得他睁不开眼。

“原路返回下山也要好几公里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张小涛称,当时和他跑在同一“梯队”的跑友,已经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,他看得出来大家已经坚持不下去了。

深圳新增1例无症状感染者

深圳市盐田区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 5月24日,深圳市盐田区新增1例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史某,系5月23日在对盐田港区重点人员开展第二轮核酸筛查时发现。 史某与此前发布的

张小涛回忆,当时天气很冷,他渐渐感觉到身体不再受控制,加上路面很滑,他开始不断摔跤。先后摔了有十多次。最后一次摔倒时,他已经爬不起来。趁着最后一点意识,艰难地拿出保温毯披在身上,并掏出GPS按下SOS,之后便陷入昏迷。

【获救的他 已经回到河南】

张小涛再次醒来,已经是是两三个小时以后。此时的他身处一处窑洞中。旁边的火堆,让他的身体舒适了许多,并且渐渐地恢复了意识。

“后来我才知道,我在半山腰昏迷后,被一位放羊的牧民发现,他把我背到了窑洞,救了我。”张小涛所说的牧民名叫朱克铭,在突发事故后一共救了6个人。

“那里救援队不好找到,所以大家都在等我醒了一块下山。”张小涛说。

“我醒来后,在牧民的带领下,与其他获救的人一块下山了。”张小涛表示,下山后发现,当地的医护人员已经赶到。

“我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活着。”张小涛表示,经历了一场生死,让他更加懂得珍惜生命。

“十分感谢救我的牧民。”张小涛表示,朱克铭给了他第二次生命,他准备带着家人一块去甘肃表达谢意。

“以后我还是会继续跑马拉松,继续进行越野。”张小涛称,以后参加类似赛事,自己会做好更充足准备,会把生命放在第一位。

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,在甘肃稍事休息后,张小涛已经于5月24日回到河南。

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】

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,5月23日,张小涛通过自己的微博账号发布了一条信息,详细还原了事情经过。网上关于他是“前六名中唯一幸存者”等信息也层出不穷。

而在这些信息中,有很多对张小涛很不友好。

“有人私信我,让我去死,我做错了什么。”张小涛称,还有一些人质疑“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”的说法是在炫耀成绩,也有人觉得他不感恩伸出援手的牧羊人。

“这些我接受不了,现在都不敢看了。”张小涛称,自己已经遭遇了一次大难,如今这些信息,再次对他造成很大打击。

“我没有要炫耀成绩。”张小涛表示,自己说是“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”,仅仅是想告诉大家自己了解当时的情况,丝毫没有炫耀的意思。

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,因为压力过大,张小涛专门预约了心理医生进行咨询辅导。“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。

热门文章

© 2021 361社区网站地图文章标签